Skip to content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10

 

 要使几亿人中的中国人生活得好,要把我们这个经济落后、文化落后的国家,建设成为富裕的、强盛的、具有高度文化的国家,这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我们所以要整风,现在要整风,将来还要整风,要不断把我们身上的错误东西整掉,就是为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担负起这项任务,更好地同党外的一切立志改革的志士仁人共同工作。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二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一二页。

—–

转眼间,几亿就变成了十几亿。

这句话真的很经典的,它代表的理想也很令人感动。我相信如果毛泽东现在还在世,他看到很多的中国人生活得更好,也会心里很开心的,很自豪的。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最近三十年的变化和改革的方式,不知道他会怎么反思他执政的那将近三十年,不知道他会怎么评价这六十多年整个新中国取得的成绩,更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未来?

---

上一篇博文的评论中,有人说“整风”很容易变成“整人”。那么,在整风中被整错的人是否改进的必要的代价呢?我看不是,整错人是最大的错误,应该反思和改正。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9

 

 我们过去说过,整风运动是一个“普遍的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运动”。整风就是全党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来学习马克思主义。在整风中间,我们一定可以更多地学到一些马克思主义。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二日),人民出版社版第一一页。

—–

“整风”这个东西很危险。它是属于那种理论上很漂亮,但实施起来太容易“整错”,太容易被人利用,太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太容易伤害好人并破坏整个社会的风气。

当然,风还是要整的,我们一定要发现自己不足的地方并及时改进。那么,为什么当时的整风运动就那么痛苦,留下了那么多的伤痕呢?我当然也不知道,但我觉得可能跟意识形态有关系,可能是因为当时的目的是“更多地学一些马克思主义”,而容易忘记高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当时信了一种“主义”,认为坚持这个主义就能什么事情都很完美。其实,任何一种主义再坚持它也没有办法达到这种效果。有另外一种说法当时似乎也很流行,就是“实事求是”,虽然当时这个说法有时也被扭曲了,我认为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精神更能促进社会的进步,也应该是任何“整风”的基础。

虽然美国没有“整风”这个说法,但是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比如50年代的McCarthyism,当时很多人利用了“反共”的旗号来争夺权利和达到自己的目的,也伤害了很多好人。不过,还好,美国的媒体和舆论最后还是否认了这些做法(虽然现在还会有一些这种想想)。哎呀,就怕极端,千万不能放弃理智和自我反思的心态。

---

这两天在西安,没有坚持我的“一天一句”,看来我需要自己整风,明天再继续努力。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8

 

 指导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的政党,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于实际运动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

 《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一九三八年十月),《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五二一页。

—–

没有这些东西好像确实不可能取得胜利。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胜利”的定义会不断的发生变化。这句话是1938年写的,按照那个时候对于胜利的定义,胜利应该早就取得了吧。但是战争胜利以后,胜利的定义应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这60年的变化,我相信政党和人民也在不断的调整对胜利的理解(现在也许胜利的定义就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

其实,我认为对所谓“胜利”,也就是说终极和阶段性的目标,我们都要不断的进行反思。如果没有明确的目标,我们就不知道该如何往前走,甚至说也不知道哪个方向是“往前”,但是我们也要不断的对我们所定下的目标进行反思,在必要的时候也进行调整。我觉得个人、家庭、企业、政党和国家都要这样做。眼光放得更宽一点,人类也要这样做。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7

 

  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中产生了新的工作作风,这主要的就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作风,和人民群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作风以及自我批评的作风。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四?一零九五页。

—–

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正确。能够一直保持这三点就挺好的。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6

 

 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一九五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人民出版社第九页。

—–
当然,不要盲目地怀疑所有的事情,但更不要盲目地相信任何事情。盲目地相信比盲目的怀疑还要危险,但两个都代表丧失了理智。

我认为怀疑权威是一种对自己和对权威最负责人的态度。这种怀疑并不意味着不尊重,而代表着一种对权威的支持,对进步的向往。

没有任何怀疑,事情更做不成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5

 

 一个有纪律的,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武装的,采取自我批评方法的,联系人民群众的党。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军队。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各革命阶级各革命派别的统一战线。这三件是我们战胜敌人的主要武器。

 《论人民民主专政》(一九四九年六月三十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八四页。

—–

这句话也是在战争年代写的。我能理解那个时候的人们听到这样的话会热血沸腾。毛泽东能用这么短的几句话来概括革命精神,真是个天才。中国共产党也确实用了这三个武器战胜了敌人。

只不过后来纪律可能差了一些,马列主义过了战争年代很难实现,自我批评的习惯也慢慢淡化了。

但是,现在好像又开始讲纪律,各种主义前面加了个“中国特色”,自我批评的精神也比以前强了,这三十年确实有了很多变化。

其实,我不喜欢用“敌人”这个词。如果人与人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党派与党派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用“敌人”相称,我真的觉得没什么意思。战争已经够了,往后应该一起搞建设。也许这个太理想化,但我真的觉得在这个历史时刻有这样的机会。

---

至于这个博客上的评论,最近两天让我有点难过。我想用这次读毛主席的实验来促进我自己的思考,来了解世界上出版量最大的书。本来是我自己的事情,但我觉得也许大家愿意跟我一起分享,也许也愿意发表自己的看法。大家的很多评论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让我觉得很感激,有人愿意帮助我学习。但如果老有人以谩骂的口气留言,破坏气氛,我可能会考虑把评论关了。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4

 

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

《在接见出席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时的讲话》(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五日),《新华半月刊》一九五七年第十二号第五七页。

—–

为什么就不能胜利?社会主义事业具体是什么?是不是就是解决民生问题?

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集体,都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大。(当然,像毛主席这样在57年已经成了大事得人,很难保持谦虚,但可能到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谦虚。)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3

 

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努力,没有中国共产党人做中国人民的中流砥柱,中国的独立和解放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工业化和农业近代化也是不可能的。

《论联合政府》(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一零九八-一零九九页。

—–

这句话是四五年四月份写的,也就是说二战(抗日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是胜利已经是比较清楚,中国当时的政党已经开始想战后的政治布局。

那么,至于不同的政党在抗战中发挥的作用,肯定是都有功劳,包括共产党,也包括国民党。其实,也少不了我们美国的功劳,不管是在中国内地还是太平洋上,还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想问问大家,这句话中的“解放”是指从日本的解放,还是从国民党的解放?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2

 

 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

《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一九四八年十一月),《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三六零页。

—–

首先声明一下,我不是帝国主义的走狗,也应该不是资本主义的走狗。我还没有决定我要做谁的走狗。

革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革命很伟大,也多次给人类带来了很大的进步,但是为了革命而革命很危险,革命的旗号也很容易被利用。这些东西还是最好理性考虑。

其实,改革也是一种革命,只不过是时间会长一些。改革的好处是可以在过程中不断地进行调整。大革命最初直接的效果是破坏(尽管目标和后期的结果也许是建设),而改革最初带来的效果应该是建设(尽管有时候来的慢一些)。革命有它的位置,但我更感兴趣的是个不断地自我反思的改革的党。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语录心得之“共产党”1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词》(一九五四年九月十五日),一九五四年九月十六日《人民日报》

—–

当然,这句话是在特殊的背景下说的,也不是对我说的,因为作为一个美国人,领导我的核心力量应该不是中国共产党(更不是美国的民主党或者共和党)。

其实,我认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应该是我们的价值观。也许每个人的价值观来自不同的地方,也许一个党也能够代表一种价值观。

至于思想的理论基础,我对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是很熟悉,但是我觉得一个人应该为自己思想的理论基础多寻找不同的指导来源,包括看过的书,经历的事情和长者的建议。

Categories: Uncategorized.